身為義工輔導的我們現在都會一直陪伴大家,
直到我們有了新的計劃或是團契新的變化及上帝有衪另外的新安排吧。


所以不要擔心。
為什麼要寫一篇呢?


昨天團契在聚餐時和結束後,
riota
holymelody分別問了同個問題「妳和仁哲是不是不當義工輔導了嗎?要離開團了哦?


你們當下這麼一問,害我心裡都急著要馬上說:我不是現在要走或是不當團契的義工輔導了…….


回家後,我一邊洗澡一邊想該不會其他人知道的也是這樣想吧!?
(
對不起,我老是會想太多,搞不好其他人不沒這樣想,也不知道,這一講全都知道了,哈哈
)
那要得跟親愛的各位說一下,避免你們擔心了
…..
(
之前我在跟熙皓表達時,我大概精神不好,最大可能就是當天我表達錯誤了)


前一陣子突然想到,我是不是要一直當義工輔導啊?那要當到何時?該不會到了三十好幾,成了最最最元老級的義工輔導?哪天新任的團契輔導-神學生,都比我和仁哲年輕時,這樣怪怪的,我們都三十好幾了,神學生二十好幾,那我們和團契的大學生們會不會有了所謂的代溝?再來,可能會因為我們較長於神學生時,讓他覺的有壓力?(壓力指的是對於帶領團契要有別於過去的作風、想法上創新之類的,當然不是單指年紀囉)
如果君平哥都不走或者像是思豪哥這樣永遠比我們年長的長輩(思豪哥到底大我幾輪我也不知道,但是他的小孩一定會叫我阿姨就是),再者熙皓和我們算是年紀相仿的(這次姑且算是年齡不會差距太多的時候)等等….. 


所以才想說,要是真有一天再來的團契輔導較年輕時,那也該是我們階段性的義工輔導結束的時候,讓年輕畢契的你們來傳承、接替等等的。


幾個學期下來發現,我竟然比在學時還要更常出現在團契裡,當然這不是說我都不累,有著過人的體力什麼的,但為什麼要想留在這個地方,我想說因為我喜歡和你們在一起,do anything~,聚會時我也能放肆地休息(咳,是放鬆~對不起,榮譽會長大人們 1),說話時不用小心翼翼(但不是說說話不經大腦哦,),有時累了,允許我像老人般的發著呆沒有進入狀況,在你們面前,我不一定要假裝真的什麼都會的義工輔導(其實我也沒有假裝,因為有些事本來就不是很懂)。就像昨天的聚餐裡,我看見了你們用自己的方式帶領團契的新生們,自在的很,只管在旁提醒,就像是爸媽放手讓小孩子自己學步走,而不是時時刻刻牽著小孩子的手。


很高興riotaholymelody願意留在團契裡(大家要拍手哦),繼續擔任團契的要角,但千萬別這事看成是一種負擔,或是一定也要怎麼做之類的,不然就會成了壓力了。曾經一開始我也會不知從何著手才能為你們在信仰上做些有意義/幫助的事,後來在一次的義工輔導生活營中聽了許哥講的,也許在這陪伴的過程中會發現其實是你們(學生)讓我成長和學習的來源,陪伴讀經也好,陪伴在生活上的每一件事上也好,過程和心態最重要了,而不是只看結果,願意且甘心付出的都比起被迫而來的好,不是嗎?
好啦~所以上帝在我的能量指數還沒到達充滿時,僅就我所能付出的與你們同在囉;總不能在遊戲第一關都還沒過關,戰鬥指數還沒充足,武器還沒煉製強盛前,就想要直接攻打大魔王吧。(這樣比喻好像怪怪的,不過你們應該知道我想要表達的其中涵意~)


真不好意思,讓你們小小驚嚇了,總而言之,身為義工輔導的我們現在不會離開,除非有人要來搶這個位置,那我們會趕快讓出來的,哈哈哈。


以後啊,如果真有心事無法跟我和仁哲或是君平哥講的,還有riotaholymelody二位可愛又甜美的畢契姐姐可以找哦!


1:現任的教會牧師都被稱主任牧師,而退休的牧師會被敬稱為榮譽牧師。


後記:


1.      昨天來的銘傳+北護新生還不少,加上舊生們,大概是平時聚會都到齊的感覺,讓下班後已經累昏了我嚇了一跳。


2.      銘傳新生們還自動自發的說是否要做個銘傳新生聯絡資料,聽到後,我連忙跟他們說,不用擔心團契會做一份完整的聯絡小卡。


3.      真開心團契的南部人又多了起來,希望可以常常看到新生,並且也能成為義理教會的新成員。(昨天有打一下廣告,邀請他們也能參加義理青契聚會

創作者介紹

陽明長青的大件事

ymupt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